人类活动区域不该排除其他「动物」是指流浪动物吗?

2020-06-16    收藏142
点击次数:435

话先说在前头,我并不反对流浪动物TNR(诱捕、绝育、放回),但我觉得这只能是「过渡时期」的手段,而且是在「其他方法都没办法或很有困难」(例如尽可能的捕捉送养)的时候才要考虑,毕竟会叫做流浪动物就是表示他们本来应该就要有家。

而且我说的TNR一直都是完整配套的TNR(或许应该叫做TNRM,即捕捉、绝育、放回、管理):有提供遮风避雨场所、稳定食物来源、基本医疗和卫生照护的那种。那些期望结扎之后就让流浪动物在街头野外过活的,讲好听叫做「自由生活」,说穿了叫做「死活自理」。街头生活是很残酷的,看看侯硐的猫过得怎幺样,就知道不属于自然环境野生动物的流浪猫狗过得有多辛苦,而且这还已经是在侯硐小镇上,是可以有人照顾的了。觉得流浪动物在野外「自由生活」很轻鬆自在随心所欲,多半都是不切实际的妄想,更重要的是一点都不符合动物福利。人类要自己抱持这样的想法过活我们难以置喙,可是既然流浪动物的问题是人类造成的,我们就不应该採取「让动物自行决定」这幺消极的做法。

回到主题,在不认同流浪动物政策的目标是让流浪动物消失的意见里,以及诸多强力赞成流浪动物TNR的理由当中,常听到一个理由叫做「人类活动区域不应该排除其他动物」或是「动物有其生存权」。说法可能有各种变化,但大体不脱「他们就在那里了,我们凭什幺把他们赶出去」的想法。

人类活动区域不该排除其他「动物」是指流浪动物吗?
CC BY SA 2.0

针对这个想法,我是这幺认为的:

我非常同意,人类活动区域不应该排除其他动物这件事。

日常生活中可以看到其他动物,感觉很好。城市里有其他动物可以共存,城市也比较有生命力,或比较不冷硬。

我甚至可以说,动物出现有某种疗癒效果,尤其是哺乳动物,让城市里的人觉得自己并不孤独,是可以安然的跟其他动物共享这个世界的。

但重点在于,一个城市应该是要让本来就存在的原生动物共存,而不是流浪动物。「原生的野生动物」才是我们应该念兹在兹的,不应该被人类活动排除掉的类群。那些在人类还没有定居、文明还没有发展之前,就在台湾这块土地、乃至世界各地的原生环境中自在生活的原生野生动物,才是你应该要在乎的对象,才是所谓的「本来就在那边」的动物。

但很不幸,东亚人口密集,城市规划和发展又常常急就章或根本没做,加上过度迷信水泥柏油人造建物铺面和人定胜天,好像放着一块野地一棵野树一条野溪会死一样,所以在都市发展的过程中就把原生动物排除出去或不小心吃光。于是城市里就没有动物了。

然后,也通常是因为我们的公德心很差,没有动物福利跟饲主责任的概念,所以把猫狗乱丢乱放让他们在外面乱生,现在的人类环境资源又过剩,于是可以让一堆流浪动物活下来在人类活动区域甚至野地里乱走。这才是流浪动物之所以存在的原因好吗?

不然的话,我们来闭眼想像一下,在汉人来到台湾之前,原住民部落里面会有流浪猫狗吗?甚至也不用想那幺远,就想一百年前的台湾各地,你觉得会有像现在这幺多的流浪动物吗?我们的祖父母那一代,小时候看到的是野生动物的多,还是流浪动物的多?

终究,这些流浪动物就是我们人类搞出来的麻烦啊。我们人类侵佔了原生动物的环境还不够,还搞出一堆流浪动物去压迫更多野生动物的生存,然后回头过来说「人类活动区域不该排除其他动物」,乞丐赶庙公的把自己搞出来的流浪动物指鹿为马当成原生动物,不觉得很诡异吗?

好,今天我们就认了,我们的城市就只剩下流浪动物,没有原生动物了。那就是应该把环境弄好,让原生动物可以回来住下来,而不是就用流浪动物替代就算了。

你可以闭上眼睛想想,到底是哪一种城市比较好:是一个有环境可以让原生动物生活,走路可能会遇到野兔、刺猬、松鼠、水里有龟鳖大小鱼虾、树下有蜥蜴或蛇纳凉、天上有很多飞鸟掠过,你跟野生动物会不期而遇但惊鸿一瞥的城市比较好呢?还是一个没有原生动物,只有街角会出现流浪猫狗来跟你要食物的城市比较好?

我可以跟你打包票,一定是前者比较好。放眼望去,各大适宜人居的进步城市,尤其是欧洲城市,也绝对都是努力朝着前者迈进。

人类活动区域不该排除其他「动物」是指流浪动物吗?
CC BY SA 2.0

另外,流浪动物存在这件事情,并不是只有跟动物自己的存活有关:流浪动物存在,就是至少牵涉到「环境卫生」「疾病防疫」「公共&交通安全」「野生动物保育」等等的重要面向,所以实在是不可能就让他们「自然野化」。你是可以只关心这个,但从整个社会运作和公共政策的角度就是不能只管这个。

又,从外来种防治的角度来看,流浪动物如猫狗当然都是外来种,对各地的原生物种都是重大的冲击(尤其是猫),尤其在特有种丰富或生态系脆弱的地方如纽澳夏威夷等地,更是原生物种的要命威胁。只要你对台湾的环境还有丝毫的情感,就不应该支持流浪动物「自生自灭」或「在野外自由生活」。

就算不说上面那些生态脆弱的区域好了,放眼望去各个先进国家,没有一个敢说「流浪动物就以大自然为家」或是「被人类豢养并不是流浪动物的唯一选择」。好比说欧盟各国的流浪动物政策,都是以「努力控制并减少流浪动物数量」,并且以「没有流浪动物」的国家为典範。而我实在想不到台湾何德何能,可以无视先进各国潮流独创出「流浪动物应该存在」「流浪动物有其生存权」「人类应该要跟流浪动物共存」这一类的说法,甚至想要入法实践它。

所以我要再次强调,我非常同意人类的生活环境排除太多动物,但是一个进步的城市要兼容其他生物的话,应该是兼容本来就存在的原生物种,例如欧洲的刺猬野兔或美国的浣熊负鼠、英国的狐狸或獾,而不是兼容本来不存在的流浪动物。

至于「动物有其生存权」这个理由,回答就更简单了。对,流浪动物有其生存权,但他们的生存权应该是在家里过爽爽,而不是在街头野外挨饿受冻。

全文获作者授权刊登,原文于作者部落格。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