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不只是记录,是对真实做提问」/专访国影中心副执行长陈

2020-05-28    收藏642
点击次数:219

「纪录片不只是记录,是对真实做提问」/专访国影中心副执行长陈

为什幺要看纪录片?或许看过这篇你就会明白。 

先前娱乐重击发表了「所以说你一定要赶快去看台湾国际纪录片影展的六个原因」(快点进去温习一下),事隔半年,「2015台湾国际纪录片巡迴展」(以下简称TIDF)已经在四月开跑,全台六座城市从四月到八月接力播放;延续2014年的主影展,从中精选出31部影片,包括所有的得奖影片、中国影片、当初很受好评的影片做巡迴。

在为期五个月的巡迴之旅中,国家电影中心以具备「完整影展规模」的方式进行,安排较长期的天数、选择专业场地、邀请国际影人出席;于此同时,也与在地团体和学校串连,安排座谈、讲堂、咖啡时光等多样性活动,带着纪录片走到各个城市的日常空间,透过放映与对谈交流,拉近观众与纪录片创作者之间的距离。

这次我们访问了国家电影中心新上任的副执行长(前中映电影公司执行长)陈德龄,请她谈谈此次国际纪录片巡迴展以及台湾纪录片产业的发展。

「纪录片不只是记录,是对真实做提问」/专访国影中心副执行长陈国家电影中心副执行长 陈德龄

Q:您觉得台湾纪录片产业最大的困境及改善方向为何?

陈德龄(以下简称陈):这问题牵涉的层面很大,产业困境的讨论必须有个前提:纪录片这种创作类型能否产业化?产业通常分成製作、映演、发行,目前看来这三个环节都出了点问题。我认为首先要做的是教育,也就是纪录片的放映跟识读,个人建议电影中心未来可多耕耘这块,透过映演后的讨论去建立、发展、打开观看纪录片的视野。

台湾的纪录片工作者除了资金问题还有蛮多困境,比方说製片人才缺乏、发行通路和发行团队,整个环境后面没有相对应的资源产业链,戏院也没有保障纪录片映演的时段。纪录片放映的困境一直存在,DVD发行一般人很少购买,收看管道大多来自于视频网站或电视频道,但商业电视台极少播放纪录片,有的话也多是纪实相关或新闻报导式纪录片,然而台湾却又比较多创作型的纪录片,比较适合走影展。所以一来创作类型应被打开,二来映演通路该被建立,政策上应有相对应的做法,不然只会一直是鸡生蛋、蛋生鸡的问题。

再来是人才断层的问题,拍摄规模较大的纪录片可能有国家补助,但国家补助也要看题材本身的能量,通常有那样实力的纪录片导演较不用担心,需要担心的是新人,大学拍完,拿了个金穗奖后,想拍第二部才发现没那幺容易。一年如果有四、五十位这样子出去的导演,我不知道一、两年后继续留下来的还有多少。

当然也要思考如何让本身创作能量很强的导演,有更多国际交流的机会,我们(国家电影中心)希望今年邀请台湾纪录片工作者多参与中心举办的国际影人论坛、工作坊,文化部也委託中心透过纪录片国际行销业务把资源带进来。

Q:台湾纪录片产业有放映管道过少的危机,国影中心目前有改善方法吗?

陈:就像我刚刚所说的,放映管道一直很缺乏,我的想法是从教育这块切入,尽量跟高中或大学合作。电影中心有个「教育推广组」,可办理教师工作坊或青少年电影营队,我们希望教室可以成为一个很好的放映管道,透过老师们的正确引导,让具有公民意识的学生接触到很棒的纪录片。当然老师们也需要再教育,他们对于纪录片内涵的理解还没那幺多,可以针对观看纪录片的方法去培训老师,让他们成为带领学生观看的种子。

Q:您过去在中映有很多纪录片行销经验,在进入国影中心后,怎幺运用您的经验帮助国产纪录片行销?

陈:电影中心希望多结合台湾目前发行团队的经验,去协助纪录片工作者的行销跟发行。纪录片有它的传播性和影响力,要发挥这影响力,需要行销端的人做包装后推广出去,像是好的片花、预告片和剧情简介,这些东西都需要专人重新处理,台湾目前比较缺乏这类转译的人。

如果一部纪录片从筹备到推上院线的历程平均需要半年,要如何构成一个可以回收的模式?不是不能做,而是需要一组专业的行销团队,他们必须很了解纪录片,懂得跟导演沟通,也要理解被摄者们是否愿意用这样的方式被看见。纪录片有它的社会责任,把它推到院线上面要非常小心。台湾其实有这样的行销团队,但都一直要考量生计。

有的纪录片充满导演的诉求,这几年不少对抗社会与政府的正义感题材,这些较具批判意识的纪录片,也许比较难进到映演通路上,我觉得可以跟公民团体和教育团体合作看看,重新把这样的故事包装。另一种是可能进入商业映演的纪录片,台湾近年也不少,有些导演很有意识就是要进戏院,这样的纪录片如果再搭配很强的发行团队,就能很有效的去传达议题,也较能去接触到这类议题的观众。

电影中心有市场组,负责办理纪录片国际行销业务,我们还在拟定方向,也许是参与国际电影市场展或建立与其他国际影展或发行单位联络网等方式,为台湾纪录片走进国际探路。其实TIDF本身就是个很好的平台,能让更多国际影人看到台湾的纪录片创作。

Q:您自己近年最喜欢的一部(或多部)纪录片是?理由是?

陈:我一定要讲一下TIDF的啊(笑),去年的选题我就觉得很棒,因为不太有机会在其他影展去讨论真实再现的议题。比方Alan Berliner这个导演的作品《以遗忘为诗》(First Cousin Once Removed),选材很亲近一般人,导演跟着他表舅的后半生去看待疾病对人类的影响,如何透过影像的时间性去捕捉人对于记忆即将消失这件事,对我来讲非常有魅力台湾纪录片导演若对家庭纪录式影像有兴趣,这部有很多可以参考的地方。

纪录片让我着迷之处,在于它怎幺去诠释看到的真实,我认为真实永远不会只有一个时空,在纪录片的过程当中,怎幺样透过时间的魔力,重新去定义作者眼中的真实,甚至影响我们对于真实的想像,这是纪录片让我觉得最动人的地方。

Q:这次做TIDF巡迴影展的动机与目的是什幺?为期五个月、在六个城市举办,规划準备上有什幺困难?

谢以萱(TIDF宣传专员):其实巡迴展过去一直都有,但今年我们开始转型,以后TIDF不再是十月举办,会换到五月。我们想说换个季节,也错开影展的热门期。为了因应这个大改变,今年先停掉主影展,希望透过巡迴影展,一方面打开TIDF的知名度,一方面也让台北以外的民众有机会接触到这些好的纪录片。

最大的困难是一个城市就是一个台北,我们当初办台北的主影展花了至少半年筹备,现在要去六个城市,要在短时间去做跟台北一样规格的事情,工作时程和人力都很紧。我们尽可能找在地的县市政府协助,每个城市都有文化局,文化局对全县市的文化资源是最熟悉的,另外也跟在地的民间艺文团体、学校、影人合作,结合艺文场域的资源。简单来说,难就难在要做六次台北影展做的事,一样会安排国际影人、讲座和映后会谈。

「纪录片不只是记录,是对真实做提问」/专访国影中心副执行长陈台湾国际纪录片影展宣传专员 谢以萱

Q:国际纪录片影展未来的预定计画或预期目标是什幺?

陈:我们希望TIDF未来可以作为理解华语地区或是华语纪录片的平台,另外也希望在这个影展慢慢发展出具有自己口碑的workshop,针对台湾纪录片工作者提供更多更好的论坛或课程。长远一点看,也希望TIDF可以出版自己的出版品,不只透过影展,我们也可以发行好的纪录片甚至是线上观看视频,让这些好的内容接触到更多的观众。

当然我们也希望台湾的观影人口可以越来越多,台湾纪录片的院线观影人次一年通常都不到两万,但透过这个纪录片影展,十天可以一次汇集两万多名观众。

Q:最后,如果要给一个「此次影展非看不可」的理由,会是什幺?

陈:对网路或其他媒体内容厌倦的观众们,可以利用这个机会重新打开自己的眼睛,以非常开放的心情,去接受所谓的真实纪录影像。纪录片可以提供你更多关于不同题材的思考,我觉得这非常值得投资在生活中。

纪录片不只是记录,而是去对真实做提问,且不预设任何标準答案。台湾比较容易陷入二元价值的思考中,纪录片在这环境里扮演特殊角色,包含打破偏见、增加人与人之间的沟通。这些我觉得都是很迷人,并透过这个影展带给大家的思考。


【成为重击会员】

热爱影剧的你快订阅重击电子报加入会员吧!重击会员将可以收到每週精选内容和编辑室报告,到年底前还有特映会、讲座、电影票等专属好礼,週週抽週週送

订阅电子报成为重击会员请点以下连结:http://eepurl.com/gfJSjb

「纪录片不只是记录,是对真实做提问」/专访国影中心副执行长陈
2019 LUCfest 贵人散步音乐节

「纪录片不只是记录,是对真实做提问」/专访国影中心副执行长陈

台湾第一个SHOWCASE音乐节LUCfest贵人散步音乐节已经三岁喽!今年的活动有超过 50 组国内外酷团,对音乐产业有兴趣的朋友也可以参加 8 场音乐会议及论坛;更棒的是,今年大家可以期待全新的场地及全新的散步路线。还有各种惊喜小活动,我们準备好彩蛋连连到十一月!11/8 快把假排好,我们一起散步去➡️ https://wwr.kktix.cc/events/2019lucfest-4gwr2a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