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哲思遇现代舞 舞作人类黑区看暖化危机

2020-07-27    收藏881
点击次数:434

(中央社
曾受邀至欧洲核子研究组织驻村的台湾编舞家苏文琪,也将科学家的哲思,放进反思环境的新舞作「人类黑区」之中。
曾担任光环舞集舞者的苏文琪,也是近年善于在舞蹈中结合科技的编舞家,并在2005年创立「一当代舞团」。
苏文琪更在2016年,受邀至欧洲核子研究组织(CERN)参与驻村创作计画。
回国后,苏文琪开始将驻村经验,发展为一系列创作题材,今晚将于国家两厅院2019舞蹈秋天登场的舞作「人类黑区」,也是此背景下诞生的创作。
苏文琪在排练空档接受中央社
苏文琪说:「有一个科学家说,因环境变迁灭绝的是人类,地球并不会因此而毁灭。
我才发现,我们在恐惧的,其实是死亡。
」因此,整个舞作的氛围,以及「黑」在作品中的意象,才从一开始的恐惧与沉重,转变为对于未知的探讨。
苏文琪表示,「人类黑区」一词出自美国
作者认为,人类灭绝的真正原因与过程,可能永远都是未知,因为无人能够记录,就算留下纪录,可能也无人解读。
因此,苏文琪将「人类黑区」的视角再拉高,跳出以人类为主的观点,将舞台化为一个会自己呼吸起伏的自然地景,透过台上2名舞者和舞台环境的互动,思考人类与环境的关係,以及人类在数亿年演化过程中从何而来,又怎幺走到这一步。
一般人的印象中,艺术与科学就像是平行宇宙,苏文琪在欧洲驻村时,曾与全球最顶尖的科学家交流。
谈起这段驻村的影响,苏文琪说:「科学家的哲思关注很多大哉问,探究的都是很久以前或很久以后的事情,例如宇宙如何诞生,或地球毁灭之后将如何变化,又或是一个微小物质如何组成。
」苏文琪指出,科学家的观点中,时空的跨度变得极大,「在微观与宏观之间,人类的历史与地位突然变得很小。
而艺术家处理的,大部分是这1、200年的当代史与艺术史。
」她表示,认识科学家的观点后,「我的创作开始不会侷限在表演艺术史或新媒体框架当中,试着拉高创作观点,也因此开始看见不同的创作参照点」。
苏文琪的舞作「人类黑区」,将于今天晚间起至20日,于国家两厅院实验剧场演出。
(编辑:张雅净)1081018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