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和宗教誓不两立?

2020-07-27    收藏590
点击次数:812

科学和宗教誓不两立?

对于科学和宗教的关係,有两种极端的观点。第一种观点认为科学和宗教誓不两立,而现代史就是科学知识与宗教迷信的斗争史。随着时间逐渐过去,科学的光明驱散了宗教的黑暗,世界愈来愈世俗、理性和繁荣。

然而,虽然某些科学发现和科研成果肯定不利于宗教,两者却非必然对立。像是穆斯林教条认为,伊斯兰教是由先知穆罕默德于七世纪在阿拉伯创立,而这点就有充分的科学证据可资证明。

更重要的是,科学如果想要打造出可行的人类制度,必然需要宗教协助。虽然科学家能够研究世界如何运作,但却没有科学方法能告诉我们,人类该做些什幺。科学告诉我们,人类没有氧就无法生存;然而,我们是否能用窒息来处死罪犯?能够回答这种问题的并非科学,唯有宗教。

因此,科学家的实用研究仍有赖宗教见解的襄助。像是长江的三峡大坝,中国政府在1992年决定建造大坝时,物理学家可以计算大坝必须承受多少压力,经济学家可以预测大坝可能需要多少建造成本,而电机工程师可以预测大坝能发多少电。但政府必须考虑的不只这些。三峡大坝蓄水后,将淹没陆地面积超过六百平方公里,其中包括许多城镇村庄、数千处考古遗迹、以及独特的风景和动物栖地。超过百万人流离失所,数百种物种濒临灭绝。看起来,大坝是白鱀豚灭绝的直接原因。不论你个人对三峡大坝有何看法,显然盖不盖大坝也会是伦理问题,而非纯粹的科学问题。不论任何物理实验、经济模型或数学方程式,都无法确定究竟是发出几兆瓦的电、赚进几十亿人民币比较有价值,还是保住某座古塔或白鱀豚比较有价值。因此,中国无法单靠科学理论的基础来运作,还是需要一些宗教或意识型态才行。

有些人一下就跳到另一个极端,说科学和宗教本来就是两个完全分开的国度。科学就去研究事实,宗教就去讨论价值观,两者井水不犯河水,老死不必互相往来。宗教对科学事实不予置喙,科学对宗教信仰也该沉默是金。如果教宗相信「人命神圣,因此堕胎是罪」,生物学家对此既不能证明、也不该驳斥。私底下,每个生物学家都欢迎与教宗辩论;但做为科学家,生物学家却不该加入战局。

这种论点可能听来合理,但是对宗教仍有误解。虽然科学确实只管事实,但宗教却从非只管伦理判断。宗教想发挥任何实际的引导作用,就得提出一些「事实」上的要求,这时候就可能和科学有所冲突。许多宗教教条最重要的部分,并不是关于伦理原则,反而是关于「事实」的主张声明,像是「上帝确实存在」、「灵魂会因为犯下的罪而在死后受罚」、「《圣经》是由神所着,而非由人所着」、「教皇永远是对的」。这些都是关于「事实」的主张声明。许多最激烈的宗教辩论、或是科学和宗教之间的激烈冲突,都是源于这种关乎「事实」的主张声明,而不是来自关于伦理的判断。

让我们以堕胎为例。虔诚的基督徒常常反对堕胎,而许多自由主义者则拥护堕胎权。双方主要的争议点其实在于「事实」,而非伦理。不论基督徒或自由主义者,都同意人命神圣、谋杀是可憎的罪行。他们是对某些生物学事实有不同意见:究竟人命是受孕那一刻就开始?出生那一刻开始?还是在两者之间的某一刻?

有些文化甚至认为,就算到了出生那一刻,生命也还没真正开始。像是非洲南部喀拉哈里沙漠的库恩人(!Kung)和北极的因纽特人(Inuit),都认为人命是在婴儿得到名字之后才开始。婴儿出生时,家族会先等待一段时间,如果决定不要留下它(可能因为肢体畸形、或因为经济困难),家族就会把它杀掉。这时只要还没有举行命名仪式,就不算是谋杀。

受这些文化薰陶的人,可能也和自由主义人士或基督教的信徒一样同意人命神圣、谋杀是可憎的罪行,但是他们却能容许杀婴。

摘自《人类大命运》

科学和宗教誓不两立?

数位编辑整理:陈子扬,廖珮汝
Photo:woodleywonderworks,CC Licensed.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