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奇队长:当妳足够强大,就不需要和别人证明些什幺。

2020-07-10    收藏763
点击次数:265

电影《惊奇队长》上映两天,就已经在我周遭女性好友群里掀起效应。排除同业,身旁姐妹们过往在观赏超级英雄片时,大多都是陪同男友,顶多在看完时意淫一下男性超级英雄们的颜值,除此之外并没有什幺太特别的感受。

惊奇队长:当妳足够强大,就不需要和别人证明些什幺。

直到2017年,DC影业推出《神力女超人》,女人顿时在英雄片里找到认同感,神力女超人赋予她们做梦的勇气,使她们忍不住思考,甚至期盼有一天也能像神力女超人一样,大鸣大放走向战场,在男人们畏惧枪林弹雨的情形下,仍旧义无反顾地为人民挺身而出,成为让男人们远望的勇敢背影。

女权高涨的时代已降临,女性们多半开始拥有自觉,有些人不需要依靠男人也能够经济独立;很享受独身生活;就连谈恋爱,有的甚至也可以拥有拿得起放得下的洒脱。

就连5岁小女孩的偶像崇拜,都逐渐从芭比娃娃转为神力女超人。之前我看陆综《爸爸去哪儿》,刘畊宏女儿小泡芙的梦想,就是成为神力女超人,她希望自己和心目中的女神一样力大无穷、勇敢完成任务,重点是还可以美美跶!

惊奇队长:当妳足够强大,就不需要和别人证明些什幺。

不只神力女超人,近年像是《冰雪奇缘》里的艾莎女王、《X战警》黑凤凰,或是《冰与火之歌:权力游戏》龙后,这些女英雄、女王者的出现,相信对人们的价值观,特别是女性,都具有意义深远的改变。

惊奇队长:当妳足够强大,就不需要和别人证明些什幺。

但这次,我特别想拉出「惊奇队长」聊聊,在于当时《惊奇队长》公布角色人选为奥斯卡影后布丽拉森时,多数漫威粉丝都质疑布丽拉森,认为她并不适合出演惊奇队长。

理由一,布丽拉森曾在《惊奇队长》的媒体试片会时,要求要增加位置给女性和有色人种,但这无疑减少男人与白人参加试映的机会。有外国网友因此认为,布丽拉森此举过于宣扬性别平权,反倒是对男性和白人的另类歧视,不是一个超级英雄该做出的表率。

理由二,布丽拉森25岁凭《不存在的房间》摘下奥斯卡影后,好演技无庸置疑,但她的体型比起其他女星来说,似乎过于健美,而稜角分明的大方脸,好像也不太符合外人眼中的「美女」定义。漫画迷们免不了对「惊奇队长」的颜值产生失望。

惊奇队长:当妳足够强大,就不需要和别人证明些什幺。

但看完《惊奇队长》,我瞬间明白了。不管是外型、人物设定还是布丽拉森在戏外的争平权行为,恰恰都与电影里的「惊奇队长」卡萝丹佛斯的状态遥相呼应。

尚未成为惊奇队长之前,卡萝丹佛斯就是一个女性革命者,她土生土长于70年代的美国乡村,那是一个大家都去百视达租片、使用BB Call的时代,民风传统保守,女人多半在家相夫教子。

电影一开始,卡萝丹佛斯便是失忆状态,观众只能透过一些闪回画面,略为知道卡萝的童年、青少年以及从军时的经历。多数时候,我们都是看到卡萝丹佛斯总是在「跌倒」,并不断受到父亲、兄长、军中同袍的指责与规训。

赛车时,她不允许开得比男孩快;骑脚踏车摔跤时,她受到男孩们嘲笑;受军事训练时,她从高空重重跌落,耳边传来的全是男人们的耳语:「看吧,她就是做不到。」

惊奇队长:当妳足够强大,就不需要和别人证明些什幺。

卡萝丹佛斯的种种回忆,有的男生观众们会觉得:我也遭遇过嘲笑,这有什幺了不起?但,你们并不会像女人们一样时常被劝退,更不会一天到晚被告知:「你不能做这些!」那些男人们觉得稀鬆平常的经验,都是女人成长过程里堆积已久的压抑。

和70年代多数女人不同,卡萝丹佛斯并没有屈服。即便赛车摔得鼻青脸肿,她还是从泥泞中爬起来质问爸爸:「为什幺他们(男孩)都可以开?」,她还是照样打球、受训、开飞机,男人反对我做的,我全都要做到,我不想服膺于你们所制定的规範里。

卡萝丹佛斯不只以身作则、再起再战,她还会鼓舞闺蜜玛丽蓝博特,告诉她就算身为单亲妈妈,妳还是能够拥有自己的梦想(开飞机),并且有资格为自己的目标拼搏的权利。

她的自觉比旁人早,并不吝将自身价值观分享给其他深受父权体制鞭笞的女人们。

我很喜欢电影没有为惊奇队长安排恋爱支线,她的所有觉醒,都是靠着她自己领悟。她不需要经历爱人去世才能完成修炼、她也不需要被男人拯救,如同她对裘德洛所饰演的阳罗格说:「我不需要跟你证明些什幺。」

如同戏外,布丽拉森遭受外型质疑,但她是奥斯卡影后,她也不需要跟网友们「证明」些什幺了,至于她高喊性别平权,何错之有?我甚至觉得她为了「惊奇队长」这个角色,做了很好的宣传呢!

图:摘自Eonline, The Hollywood Report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