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胶,是否对我们构成威胁?

2020-06-28    收藏743
点击次数:235

塑胶,是否对我们构成威胁?

文/Elizabeth Royte

微小的塑胶碎片对海洋生物有害,包括我们吃的鱼类和贝类。它们也会危害人类吗?科学家正与时间赛跑,寻找答案。

哥伦比亚大学的拉蒙特-多尔蒂地球观测站位于纽约州的帕丽塞得村,黛博拉.李.马加迪尼在那里的实验室把载玻片放到显微镜底下,打开紫外光。载玻片上是她从鱼市场买来的一只虾子,消化道已经溶成液体,她仔细观察后,不假思索地说:「这虾子全身都是纤维!」牠的肠道内有七条捲曲的塑胶丝,以尼罗红染色后发出萤光。

这只3公釐长的水蚤食入的微塑胶发出绿光。在实验室里,水蚤暴露在比自然界中更多的圆形微粒和不规则碎片中。不规则碎片造成较大的威胁,因为会结块并卡在肠道内。 martin ogonowski and christoph schür, department of environmental science and analytical chemistry (aces), stockholm university

全球各地都有像马加迪尼这样的研究者,透过显微镜观察海洋和淡水物种体内的微细塑胶,有纤维、碎片和微粒。科学家已在114种水生物种身上发现微塑胶,超过半数最终都到了我们的餐盘上。如今他们试图判断这对人类健康有何影响。

微塑胶是小于5公釐的碎片,目前没有科学证据显示它们会对个别鱼类族群造成影响。我们的食物供应状况似乎不受威胁,至少目前所知是如此。但如今做的研究足以显示,我们爱吃的鱼类和贝类正饱受这些无所不在的塑胶所苦。每年有500万至1300万公吨的塑胶从海岸地区流入海洋,而阳光、风、海浪和热都会将这种物质分解成较小的碎片,对浮游生物、双壳贝类、鱼类甚至鲸类来说,它们看起来很像食物。

实验显示微塑胶会危害水生生物,也会对龟类和鸟类造成伤害:它们会阻塞消化道、降低进食欲望,这些都会阻碍发育和减少繁殖产出。有些物种甚至逐渐饥饿至死。

除了物理上的影响,微塑胶也带来化学冲击,因为从陆地沖刷进海洋的悬浮汙染物,如多氯联苯(PCB)、多环芳香烃(PAH)和重金属,常会附着于微塑胶表面。

雀儿喜.罗克曼是多伦多大学生态学教授,她把用来製造塑胶袋的聚乙烯磨碎,放进圣地牙哥湾浸泡三个月。接下来的两个月,她把这种汙染的塑胶连同实验室的饲料餵给青鳉吃,这是种经常用来做研究的小鱼。吃下受汙染塑胶的鱼,牠们肝脏的受损程度比吃下未受汙染塑胶的鱼更严重。(肝脏受损的鱼比较无法代谢药物、杀虫剂和其他汙染物。)另一项实验显示,暴露在聚苯乙烯(外带食物容器的材质)微小碎片中的牡蛎,产生的卵较少,精子也较无活力。

很难分析微塑胶是否因为我们食用海鲜而对人体造成影响,因为我们周遭都充斥着这种物质,从呼吸的空气、喝的自来水和瓶装水、吃的食物到穿的衣物都有。此外,塑胶是以很多形式出现,并且包含各种添加物,像是色素、紫外线稳定剂、防水剂、阻燃剂、双酚A(BPA)之类的硬化剂,以及称作邻苯二甲酸酯的软化剂,这些都可能渗滤到周遭环境。

其中有些化学物质被视为内分泌干扰物,也就是干扰贺尔蒙正常功能的化学物质。阻燃剂可能干扰脑部发育,其他附着于塑胶的化合物也可能引发癌症或先天缺陷。毒物学的一个基本原则是剂量决定毒性,而这些化学物质中有许多在部分国家认为对人类安全的浓度下,似乎会对实验室动物造成伤害。

要研究海洋微塑胶对人类健康的影响是一大挑战,因为不能要求人类为了实验吃塑胶,也因为塑胶的性质可能会随着食物链里的生物摄食、代谢或排泄它们而改变。食物的处理或烹煮会对水生生物体内的塑胶毒性造成何种影响,或者何种汙染程度可能对人体有害,我们其实一无所知。

好消息是,大部分微塑胶似乎都留在鱼的内脏,没有进入我们吃的肌肉组织。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针对这个主题发表一份报告,结论是人类摄入的微塑胶很可能微不足道。粮农组织也提醒我们吃鱼有益,因为可以降低心血管疾病的风险,而且鱼类富含的营养素在其他食物也很少见。

儘管如此,科学家仍担忧海洋塑胶对人类健康的影响,因为它们无所不在,而且最后会分解破碎成奈米塑胶,尺寸小于1公尺的千亿分之一,换句话说,小到看不见。令人忧心的是,这些微细塑胶可穿透细胞,进入组织和器官。不过由于研究者缺乏鉴定食物里奈米塑胶的分析方法,因此对于它们的存在状况和人类吸收的情形完全没有资料。

「我们知道塑胶对动物有影响,几乎遍及生物组成的所有阶层。」罗克曼说:「我们知道的已足以让我们採取行动减少塑胶汙染,不让它们进入海洋、湖泊与河流。」各国可对特定类型的塑胶实施禁令,主要针对数量最多而问题最大的类型;化学工程师可合成生物可分解的聚合物;消费者可避开单次使用的塑胶。而产业界和政府可投资基础建设,以捕捉和回收这些物质。

住在菲律宾马尼拉湾的孵化场附近的孩子抓了这些鱼,牠们的生态系受到家庭废水、塑胶和其他垃圾的汙染。鱼类食入的微塑胶是否影响人类仍然未知,但是科学家正在寻找答案。 RANDY OLSON

马加迪尼工作的实验室附近有个满是灰尘的地下室,摆放在金属架上的瓶内保存了大约1万只加拿大底鳉和秀体底鳉,都是过去七年来从附近沼泽中所捕获。检查每只鱼体内的微塑胶存在情形是个艰鉅的任务,但马加迪尼和她的同事渴望得知鱼体所接触到的塑胶量随时间有何变化。其他人则将仔细釐清微粒、纤维和碎片如何影响这些饵料鱼、以牠们为食的大型鱼类,乃至于人类。

「我想,我们会在五到十年之内得知答案。」马加迪尼说。

届时,已经有至少2500万公吨的塑胶又流入我们的海洋了。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