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电影,就是要这Young!

2020-06-19    收藏528
点击次数:750

侯季然、谢欣颖、柯震东,他们都是为电影圈带来不同的人!透过他们的眼光,我们看到包括他们自己在内的年轻世代,正在为台湾电影创造新风貌。

当侯季然现身,在小小的化妆间响起了一阵欢呼!气氛快速地热烈了起来。原来柯震东、谢欣颖、侯季然三人才刚刚完成他们共同拍摄的新作《南方小羊牧场》,昨晚才刚喝完杀青酒!也让人感受到他们的感情之好与热力十足。除了新作,他们同样都是为台湾电影带来新风貌的年轻新血──侯季然有他独特的电影美学,优异的编剧能力为观众带来惊奇,每部片都在创造新类型。谢欣颖是年轻台湾演员中获得最多国内外奖项肯定的一位,对不同角色的独特诠释,为不少台湾新锐导演的作品带来丰富的样貌。柯震东则是初试啼声,就展现了自然演技和明星魅力,创造了两岸三地的超高票房。而今天这三位年轻又可爱的电影人,要和我们谈谈,他们如何为电影圈注入令人眼睛一亮的活力。

ELLE:很高兴今天有机会同时邀请创造电影,就是要这Young!到你们三位为电影圈带来新风貌的年轻新血。谢欣颖和柯震东都是台湾表现非常优秀的年轻演员,也是侯季然导演在《有一天》和刚杀青的新片《南方小羊牧场》中的主角,小侯导可否谈谈以及你眼中的他们?以及你如何看台湾新一辈的演员?

侯季然:他们两个都是个人风格很强的演员。这是一件好事,如果一个演员有自己的一套个性,在拍片的时候他会给剧本另一种光泽。像谢欣颖她讲台词的方式、表现情感的方式、在银幕上的感觉,在诠释不同角色的时候,都带有她个人的手感。如果是做手工艺的话,就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手感。这个东西会让我在拍的时候会觉得很着迷,因为那让我写的角色变成真的人。因为我没办法那幺细地写到一个人眨眼睛是什幺样子、他对一个事情的反应是什幺样子,但是当我在看谢欣颖和柯震东演出来的时候,就会觉得:「啊!原来是这个样子」。

柯震东的表演是让我非常惊讶的自然,而且到现场之后感觉会更强烈。例如他可以做一些很夸张的表演,会让你笑,但不会让你尴尬,因为是从他内心发出来的。他是一个浑然天成、不费什幺力气就可以达到某些事情的演员,那是很不容易的。他在现场用他的语气讲出的台词、他和对手演员的碰撞,常常就会超出我的想像,或是他在试演的时候会比较放鬆,讲一些他自己的语言,我有时候就会因此而改台词或改剧本。

我觉得台湾新一辈的演员最可贵的特质,也就是每个人都有一个自己的型。像现在我们很喜欢的超级巨星如梁朝伟,都是有很强烈的个人特质,虽然梁朝伟会去演不同的角色、有不同的风格,但是他的个人特质其实是戏很核心的一个东西。

ELLE:谢欣颖和柯震东出道以来,也几乎也都是与台湾的新锐导演合作。可否谈谈你们眼中的侯季然导演或新一代的台湾导演?

谢欣颖:小侯导他是一个很大爱、可以去包容所有现场的所有人的情绪的导演,好好先生那一种。他也是个很天马行空、很梦幻的人,他写的剧本和想像的画面都是爱幻想的人脑子里面会想的东西,爱幻想的人看了就会有共鸣。

柯震东:我觉得台湾新一辈的导演都有很多创造力和天马行空的想法,像九把刀就是一个怪人,他有很多奇怪的想法;小侯导也是拍一个镜头就有很多很多的想法,每种拍法都是不同的感觉。因为我最近去香港拍片,所以也特别感受到台湾和香港的不同,香港是整个城市都在拍电影,他们搭景、架摄影机、高台速度超快,工作效率很高,导演要求的演法也是比较大动作就可以了。台湾导演则是会雕琢情绪,把你磨到乾掉了才收手,比较细腻,要让观众感动。

ELLE:导演最近拍摄杀青的新片《南方小羊牧场》,是由柯震东饰演南阳街的影印店男孩,因为一个考卷上的插画,爱上补习班女孩,而谢欣颖则是客串演出柯震东的前女友。故事不仅是发生在台湾许多世代的共同记忆──南阳街,还充满奇想的色彩,在南阳街实景封街拍摄,也让我们觉得很好奇杂乱的南阳街要怎幺符合导演一贯的电影美学。感觉它是台湾电影从来没出现过的新类型,可以先抢先和我们透露它的独特之处吗?

侯季然:片里面会有很多动画,而且会结合有不同种类的动画,是大家比较少在国片看到的运用动画的方式。故事发生在南阳街,就好像《功夫》里头有一个城寨,里面有形形色色的人。其实我就是要呈现南阳混乱、不合谐、奇形怪状、甚至有点髒的样子,可是真的那样拍起来也不好看,所以我们就在讨论要如何取得平衡,如何把南阳街的特质夸大,可是又是好看的,这方面我们下了很大功夫。

其实我对我的台湾成长经验有一种着迷,有一种渴望把它留下来,像这部片拍南阳街,就是我很想要留下来的东西。我以前经过南阳街,看到防火巷里面有一个影印店,只手张开那幺宽,里面却塞了五、六台影印机,我每次经过都觉得太有趣了。后来写这样的故事把它重现出来,一方面是觉得它有趣,二方面是出于私心,不管以后它还存不存在,至少它在电影胶卷里面被留了下来(其实后来那家影印店变成鸡排店了,但我们在电影中再把它重现出来)。那条街就是很特别,每个人来南阳街的目的都是为了要去别的地方,补完习、考完试就走了,没有人想要在那条街待下来,但我就是在讲因为不同的原因被困在南阳街的人他们的故事。

ELLE:使得这几年来国片票房不断破纪录、拍片量不断上升,也有愈来愈多的资金愿意投入电影。国片的蓬勃,对你们本身带来什幺影响?拍片的环境又有哪些实质的改变?

侯季然:我刚入行的时候电影这一行很惨,所以大家都在拍实验片。以前有一段很长的时间,因为很少人去看国片,所以没有人可以讨论,再来人家会问你为什幺要看国片?这几年主要是观众对于看台湾电影的接受度变高了,花二百多元去买票,他会觉得是值得的,而且看完出来之后会和别人讨论,大家觉得进戏院去看台湾电影,是一件值得做、而且喜欢做、会期待做的事情,这是很难能可贵的气氛。另一方面是因为电影从业者经历了之前电影很不景气的时代,所以有一些前辈就开始用一些积极和观众沟通的方式来拍电影,这也是影响很大的原因之一。

这样的改变让新的创作者有很多机会进入这行,去拍成他们想要的电影。现在台湾电影可以在台湾本土就回收成本,这让更多新的人、新的投资者可以进来,更多不同类型的片子被鼓励拍出来。已经在这行的电影人,现在就比较可能把以前觉得不太可能拍成的剧本拍出来,像我现在写剧本时也会觉得有很多东西是可以写,是拍得成的。也因为电影产量变多了,工作人员就会比较留得下来,不然以前没片拍可能就转行了,人才经验没办法累积;现在产量变多,他们就有工作,而且工作的待遇也比以前合理。

谢欣颖:我觉得对演员来讲最大的不同,是选择更多了。现在有很多新导演看过很多国外有独特风格的片子,有更多的想法,比以前还要更大胆,所以对演员来讲尝试的可以更多,各式各样的角色、片型都更有机会演到,但挑战也比较高了。

柯震东:我开始演电影的时候应该已经算是国片的全盛时期了,现在有愈来愈多人投资,台湾电影应该会有愈来愈多的可能性,像以前就不可能有《赛德克.巴莱》这样的电影。我相信台湾电影的未来还会持续愈来愈好。

ELLE:看到你们的作品,真的觉得你们的演出和创造力,为电影圈注入许多令人眼睛一亮的年轻活力。在电影圈,你们也有感受到像你们一样的年轻世代的影响在慢慢扩散吗?

侯季然:其实我拍每一部片,工作人员的平均年龄都很低,我已经是里面年纪最大的了,所以拍片时有时请一些资深的演员来,他们就觉得看起来满像在拍学生电影的,因为大家看起来都很young。我其实还满喜欢这种气氛的,因为大家都是年轻人,就很愿意在现场试以前没有拍过的东西,不会被自己固定的经验绑住,当拍片现场有这种的气氛的时候,就会比较好玩,妳不是在执行一个事情,而是在创造一个事情。

柯震东:我合作过的剧组也都很年轻的。《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剧组是真的超年轻,製片组是几乎都是工读生,摄影师也很年轻,演员都是二十几岁,整批年轻人下彰化去拍片的时候,其实不觉得自己在拍电影,好像在过一个暑假。工作完我们就一起去逛街、吃东西,而导演组和製片组的沟通、互动也都很好,大家都彼此开玩笑。像《南方小羊牧场》的剧组也很年轻。我觉得和年轻的剧组工作有个好处,就是演的时候没有压力,不会怕,可以放得比较开。

谢欣颖:和资深的前辈拍片就是他们看着妳成长,如果有什幺不懂的可以问。当年我也是第一次拍电影才知道,女生是不能坐在装摄影机的箱子上的。以前会有这种禁忌,但现在没有了。现在愈来愈年轻化,大家就是一起成长,一起打破以前很奇怪的规定,我觉得没有分比较好、什幺比较不好,就是不一样的环境。和年轻剧组拍戏,对演员来讲真的会比较放鬆,如果有什幺需要讨论的,就是直接讲出来讨论,年轻的剧组也会想出更多更好玩的东西。

ELLE:最近柯震东和谢欣颖也为即将开跑的台北电影节和台北电影奖担任大使。很巧的是,你们三位也都和它有渊源,柯震东的《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去年在台北电影节世界首映,爆出好口碑后票房接棒发酵;谢欣颖则是在去年创下以两部电影《消失打看》和《命运化妆师》获得台北电影奖最佳女演员的纪录;小侯导则是多年前就拿下台北电影奖的百万首奖。可以和我们分享,年轻的电影人透过像这样鼓励年轻创意和独立精神的平台,得到肯定、被更多人看见的经验吗?

柯震东:台北电影节是我人生中第一个参加的电影典礼,去年《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在台北电影节世界首映,也是我和所有演员第一次看那部片,台北电影节的观众反映非常热烈,也是我第一次感受到被肯定。那时候我也和张艾嘉主席等电影人见面聊天,让我对电影有更多的认识与想法。对我的意义其实满大的。

谢欣颖:台北电影节是很多年轻人、包括我周遭的朋友都会看的一个电影节。因为去年得了奖项,让更多人认识我,也让我觉得只要有好的作品,被看见、被肯定的机会是很多的。

侯季然:台北电影节是台湾很重要的一个独立电影的平台,从电影展到电影奖,从以前到现在挖掘了非常多的新人。因为它没有任何门槛的限制,只要自己拍了片,就可以参加这个比赛。像我自己以前是写影评,也没什幺接触这个圈子,误打误撞用学校拍的作业报名台北电影奖,结果得了首奖,结果就是因为台北电影节,才有机会进入这一行拍片。台北电影节一向都很鼓励新的创意,是年轻人很好的平台。

服装图说

创造电影,就是要这Young!

谢欣颖:1.印花短袖衬衫洋装(PRADA);黑色玛莉珍高跟鞋(JEANPAULGAULTIER)。2.浅粉色雪纺衬衫、西装大衣、不规则裁片粉色短裤(ALLBYGIVENCHYBYRICCARDOTISCI);裸色金绕带高跟凉鞋(LANVIN)

创造电影,就是要这Young!

柯震东:深蓝色T恤,深蓝色西装外套,深蓝色绉褶长裤(ALLBYJILSANDER);深蓝色剪裁鞋,棕色皮革腕錶(BOTHBYLOUISVUITTON)。

创造电影,就是要这Young!

导演-侯季然:浅灰繫带风衣、T恤、浅灰宽长裤(ALLBYDIORHOMME);印花衬衫(JEANPAULGAULTIER);深蓝色繫带鞋(LOUISVUITTON)。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