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懊悔写出的台湾故事 老人与女孩携手打造民主自由历史

2020-05-22    收藏623
点击次数:452

杨翠的回忆有许多美丽故事。   图/六都春秋提供

《本文获六都春秋同意转载》再不来就来不及了!倒数第二场「走进历史长廊,重探『白色恐怖』的记忆—中台湾与转型正义的故事 」系列讲座邀请到身兼促进转型正义委员会代理主委及国立东华大学华文文学系教授的东海女孩杨翠主讲,并由六都春秋电子报创办人前立法委员陈昭南主持。活动于7/27日(六)下午一点三十分至四点三十分在好温度。台湾青年基金会(台中市西区华美西街一段137号2F)重磅登场,由讲者杨翠当年看着阿公杨逵反覆进出牢狱的政治受难者身分,结合主持人陈昭南因政治立场被迫流亡海外多年的历程,交织出看似与台湾白色恐怖时期不相干,却格外使人痛心的生命点滴。

来不及说出口的爱 用毕生追寻来偿还

在东海花园中成长的杨翠,和杨逵一朵朵辛勤耕下的美丽花朵一般,都被小心翼翼呵护、爱戴着;名字中蕴含的「翠」就意味着花园将要生生不息的青翠荣景。然而这个花园里的女孩不懂得如此沉重的爱,一心只想奔向更开阔的未来看看世界,不愿和一个顽固的老人留守荒凉的花园。就这样,杨翠逃离了多年陪傍的花园与老人,开启属于自己的追寻旅途。就在杨翠大四这年,杨逵离世,留下一地的念想和展望;杨翠的心痛与懊悔都在此生铺陈为偿还的归途,一路走向回忆里有花园,有病痛,有书的老人。

多年以后,担任促进转型正义委员会代理主委的杨翠终于得以平反祖父杨逵的政治罪名,这段追寻之路,也明朗开阔许多。转型正义,对于杨翠这样的受难者家属究竟意味着甚幺?到底有没有实际的意义和帮助?罪名的撤销明明只是一种仪式,这些受难者家属能不能接受这样的形式?受难者的逝去,如今迟来的作为,又有何用处?而身为促转会代理主委的杨翠,又是以怎幺样的心态去看待这一份工作,甚至是怎幺化解以委员身分进入体制内面对祖父受难事实的矛盾?促转会承载着面对和处理历史真相的任务,对于杨翠而言,落在肩上的,更是一个赎罪跟释怀的重担。

杨翠大四学生照。  图/翻摄自杨翠脸书

沉重的光环难以负荷 突破伤痛开展希望

那个固执的老人在追求理念的一生当中,不断抗战,却也不断挫败,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要放弃;杨逵早在日治时期便活跃于社会运动,例如举办全台巡迴演讲会、参与农民组合等。种种激昂台湾本土势力的行动触怒日本当局,使杨逵进出牢狱十次,共计四十五日;岂料国民党政府迁台后,杨逵首先因二二八事件与妻子叶陶被捕,1948年又因起草「和平宣言」再次入狱,被判了十二年之久。1951年在绿岛服刑,其作品《绿岛家书》就是在绿岛狱中,心繫家人的未寄书信集结成册之作。1961年杨逵出狱后便在台中东海定居,创设《美丽岛》杂誌,并担任社务委员,企图激发党外声音反抗国民党威权体制。而杨翠就活在这段变革的现场中,透过生活、透过记录、透过回忆,完成了《永不放弃:杨逵的抵抗、劳动与写作》。

一个女孩与一个老人的故事在花园中栽出了整个台湾抗争脉络的光谱;小小的东海花园中,杨翠是如何见证台湾从日治时期一直到国民政府时期的社会运动耕耘不辍?倔强的自己是怎幺样看待这位饱经风霜却坚持依旧的政治犯阿公?在戒严的政治氛围中,杨翠面对这样的家庭背景是不安、害怕、还是不满?承担着杨逵奋斗精神的光环,杨翠要如何背负,或者突破,走出属于自己的独特路径?这段相互携手的美丽故事也许因为时代的悲哀更显珍贵,却也将历史的伤痛烙印得益加深刻。透过回忆和爱念,我们将跨越时空,跨越生命,看见、听见埋藏在花园中的美丽愿景与艰辛往事;让血液里的乐观精神再次被杨逵与杨翠祖孙两人的故事翻搅起来吧!错过不再有的「我的阿公不是政治犯-文学之路带领正义归来」就在7/27日好温度。台湾青年基金会(台中市西区华美西街一段137号2F),可别后悔喔!

转型正义,对于杨翠这样的受难者家属究竟意味着甚幺?到底有没有实际的意义和帮助?促转会承载着面对和处理历史真相的任务,对于杨翠而言,落在肩上的,更是一个赎罪跟释怀的重担。杨翠就活在这段变革的现场中,透过生活、透过记录、透过回忆,完成了《永不放弃:杨逵的抵抗、劳动与写作》 「我的阿公不是政治犯-文学之路带领正义归来」   图/六都春秋提供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