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烧烈爱:当代青年的愤怒与无力┃影评

2020-05-22    收藏449
点击次数:632

Tweet

燃烧烈爱:当代青年的愤怒与无力┃影评

《燃烧烈爱》描述货运公司送货员锺秀,一天与儿时同乡女孩海美重逢,两人共度春宵后没几天,海美便踏上非洲的寻梦之旅。想不到女孩回来时却带了一个男朋友,班。班过着优渥的有钱生活,不定时与朋友聚会交流,一次更向锺秀透露他的犯罪嗜好。突然有一天,海美不见了,没人知道她去哪里。在乎海美的锺秀,于是陷入了猜疑与焦急的无力状态中。

燃烧烈爱:当代青年的愤怒与无力┃影评

看完《燃烧烈爱》很久之后的某一天,这部南韩电影让我想起了义大利导演米开朗基罗安东尼奥尼在1966年所执导的电影《春光乍现》(Blow-Up)。《春光乍现》是义大利导演受阿根廷作家短篇小说〈恶魔的梦呓〉启发,《燃烧烈爱》则是韩国导演李沧东改编日本小说家村上春树的短篇小说〈烧掉柴房〉。两部电影中不但都演出了一场令人玩味的哑剧,两片也都是从一个小说故事开始,跨过了国界被阅读并衍生成了另一个故事,份量十足。最重要的是,这两部电影中的女主角把男主角引导进了一个不知是否真实的生命情境里,导致结局让观众在观影之后低迴不已的留白悬念,更显导演说故事的非凡功力。相差了51年的两片并都成为了是年度坎城影展竞赛片。可惜的是《燃烧烈爱》儘管得到了71届坎城影展刊创记录的高分记录3.8分,却不像《春光乍现》一样顺利夺得第20届坎城金棕榈大奖。

燃烧烈爱:当代青年的愤怒与无力┃影评



曾被韩国总统卢武铉任命为大韩民国文化部长的李沧东导演,同时具有小说家以及製作人的身份,更担任过坎城竞赛片以及金马奖决选评审,视野与格局可见一斑。把村上春树的〈燃烧柴房〉改成电影里的燃烧温室,具同义指涉之余,人设关係尚有反应韩国社经与城乡差异。例如电影背景环境所出现的青年就业数据和川普新闻报导让时代感紧黏着「现在」,主角聚会之际更有朝鲜对韩国的宣传广播做环境音。甚至在蓝领有梦的锺秀与白领无聊的班之间,女孩海美似乎想也不想地理所当然就选了有钱人当男友,自愿性地成为妆点有钱男人闲暇生活里的一点乐趣。她更拉着恋慕自己并且有着作家梦的锺秀一起去陪公子聊天消遣人生。

不论是海美或者锺秀,他们与资本与阶级保持友好的方式显得如此卑微。

燃烧烈爱:当代青年的愤怒与无力┃影评

当代青年多幺地希望能对这个世界产生影响力?但面对快速变动複杂却又几乎不属于自己的世界感到有多幺疏离又多幺地无能为力?《燃烧烈爱》稳稳而安静地娓娓道出。解决不了偌大问题的男主角,最终只能用自己的方法对世界做出回应,即便那个回应作为如此粗糙而显得失去理智,但在这个已经不流行用讲道理或说教就能让世界变得更好的今日,《燃烧烈爱》反而成了一面魔镜,用巨大的失落感,企图让观众感受到青年连愤怒无处宣洩看起来都好可悲。如果感受到了,就算只有一丁点,也好。

燃烧烈爱:当代青年的愤怒与无力┃影评


分享此文FacebookTwitterPocketWeibo请按讚:喜欢 载入中...电影导演海美李沧东韩国村上春树乍现世界燃烧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